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6月27日

2021-06-01 01:40

记者乘船在沱湖、天井湖湖面上看到,成片的死鱼漂浮堆积在圈养的渔网边缘,不停地有鱼跃出水面挣扎求生。由于天气炎热,死鱼已开始腐烂,腥臭混杂着污水的刺鼻气味令人作呕。

天井湖的多位渔民告诉记者,据初步估算,20户专业养殖户损失上千万元。为了减少损失,当地渔民开始捕鱼抛售,中秋节每斤能卖6元的草鱼只卖每斤1元。“再不捞就真的死光了,”渔民刘文云哽咽着说。

6月27日,养了一辈子鱼的安徽省五河县渔民刘建月就发现湖水不对劲,“湖水渐渐变成了酱油色,还散发刺鼻味道,我就知道上游的脏水又来了”。

除了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,常年生活在船上的渔民生存亦受到威胁。环境法专家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明确责任主体,妥善安抚渔民和赔偿其损失。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倍战分析认为,受害者可以对“可能的污染致害者”提出民事赔偿,即使“元凶”不在泗县,泗县政府也有举证责任。

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副教授胡静表示,涉及跨流域污染的环境问责难主要在于上游政府占据天然优势,且缺乏法律制度化的纠纷解决方式,很大程度仰赖上级政府的态度,因此,法律上有必要明确下游政府起诉上游政府的诉讼权利,只有这样才具备和上游政府协商解决的筹码。

在五河县水利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,沱湖和天井湖上游的主要河流,都在宿州市泗县境内。事故发生后,五河县环保局连续多日分别在上游的两处闸坝取样检测。结果显示,两闸的水质均为劣五类。

据了解,2013年沱湖流域就发生过类似的污染事件,由于找不到明确的责任主体,最后所有损失渔民自己承担,渔民担心这次仍会不了了之。

然而对于此次事故责任认定等关键问题,双方各执一词。泗县方面称,“泗县境内没有工业企业,经过排查未发现污染源,污水主要是上游过境水。”而五河方面则认为,即便是过境水,泗县没有及时预警,且水利调度存在失误,理应担责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